千百撸改成什么了_暗暗撸在线视频_撸撸资源_撸撸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nbjcez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和妹妹滑船

时间:2018-02-06 你知道吗!没想到在大家放暑假的时候, 我竟然是和我的双亲在一起。
你问 我为什么会这样子?其实我原本打算好要和两个同学一起去玩个痛快的,不过却没有成行。
没去的理由很简单嘛,还不是钱花光了。
好吧!短短的一个暑假很快就会过去的。
我的双亲则是选择带我们到山上的湖边去渡假,他们很喜欢那个地方,因此在那里的湖边买了一个漂亮的小别墅。
而且不骗你,这个别墅的旁边竟然还附赠了一个小小的船坞。
其实如果想要一个人享受宁静,一个人划船是与世隔绝的好方法,可惜小我两岁的妹妹也一起跟来了,她总是缠着要我划船带她去湖中间玩。
她真的烦死了!我警告她,要是她再一直缠着我的话,等我把她带到湖中间后,会把她丢在那边,然后自己一个人回来。
不过我的双亲可不这么想,你也知道他们会怎么捞叨。
拜托喔∼∼她可是你妹妹耶,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?好吧!既然这样,我还能有甚么选择呢,只好带她一起去了。
虽然说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糟糕,不过 我就是它妈的不爽!直到有一天,事情有了转变。
那一天早上湖里天气还算不错,因为山上比较高的关繫吧,湖面有些雾气。
而且告诉你,这个湖还算满大的,所以我甚至无法从湖的这头看到湖的另一边。
虽然我百般不愿意,但是也没有生气,毕竟我还满喜欢划船的。
小茵就是那个小我两岁的妹妹,正趴在船头试着去晒到一些太阳。
她的皮肤晒得红透透的,也没有搽防晒油或乳液之类的。
她已经盘算好,等我们划到湖中间后,她要跳到湖里游个痛快,所以呢!她今天穿了一件高腰的三点式泳衣,诱人的曲线展露无遗。
不过,也许是她之前老是更换泳衣的样式,所以你可以看她的皮肤在太阳晒过或是没晒过之处,颜色大大的不同,感觉她就像个刚挤出来的草莓冰淇淋,一块红一块白的,当然还掺杂巧剋力的颜色。
天啊!她的肤色看起来一片紊乱。
终于划到我最喜欢的湖中间,我把桨收好,靠在小船的一边,打算好好的放松一下,忍不住看着仍然趴在船头的妹妹。
小茵你快要晒伤了,我拿一些东西把你盖起来。
她摇了摇她红通通的脸:不要管我,我打算把皮肤晒成古铜色。
嘿,我有没有听错?你不可能晒出古铜色的颜色啦!我看喔,你活像一棵圣诞树还差不多。
我接着说:你没看看自己的身体,一条一条,乱七八糟的。
她看了看我,挺起了胸部,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。
你可以想像,当她挺起胸部时,那两颗奶头的轮廓是多么凸出。
我想刚纔的话可能伤了她的心,泪水在她大大的眼框中闪烁,真的吗?她竟转头啜泣着。
最怕女孩子哭了,我赶快摇着我的头:对不起,没有那么糟啦!她低头看看自己,然后没有说一句话,把泳衣拉起从她的头上脱掉。
我被她的举动所震惊,目瞪口獃的看着她赤裸的双乳。
妹妹的乳房比一般发育中的女孩还要丰满,粉红色的乳头坚挺着。
我环顾四周,确定附近有没有其他人接近我们,发现在不远处有其它的小船,不过还好,是划向不同的方向。
回头让我更喫惊的事发生了。
小茵竟弯腰把泳裤脱下。
我看着泳裤滑落下大腿、膝盖,然后落在脚上。
最后她用脚指夹住泳裤踢给我,拿去。
她说:这样就不会再晒得一条一条的了吧!一股血冲上我的颈部,另外一股冲进我的裤子里,我努力地剋製,终于让颈部的血液消退,不过我想在裤子里的那股热流,短时间还是无法消下去吧!帮我涂上一些防晒油。
她一边说一边偷瞄我的腿间,然后趴在船闆上。
你也知小船的底闆不是平的,所以她拿了一个毛巾垫在腹部,于是白嫩嫩的屁股高挺在空中。
双腿没有好好的并拢,反而向外大大的张开,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菊穴、粉红色的密穴,和阴唇旁稀疏的阴毛。
两片湿润的阴唇微微的向外张开,露出内侧淫靡的粉红色。
怎么?她转头看我:你要帮我涂防晒油吗?要,还是不要?我拿起身边的防晒乳液,挤压瓶子,喷出一些到手心,然后小心奕奕的接近她。
瞄了瞄四周,以确定没有人在注意我们,把乳液顷倒在她的小腿上,手掌紧贴着她的小腿进行涂抹的动作。
我能感觉我的心髒在蹦蹦的跳着,血液在血管中狂奔。
这真是不可思议,我心里想着:我的亲妹妹耶!我现在不但正看着她赤裸的身体,连她那两片微微张合、鲜嫩欲滴的阴唇都看得清清处处。
嘿,你这样按摩,感觉真好。
她赞美道。
我在她的小腿涂抹了一会儿,然后开始进攻她的大腿,倒了更多乳液在她的大腿上,然后张开手掌,握住她的双腿上下的涂抹乳液。
当我终于按摩到她的两腿之间时,假装无意的用拇指去踫触她的两片阴唇,这个动作立即造成了她的呻吟。
嗯(爱心) 哥 你这样弄我会 她轻啼。
不需要她进一步的鼓励,我大胆的伸出一只手到她的阴阜上抚摸着柔软的阴毛,用另外一只手的指头拨弄着她的阴唇,她一边扭动一边喘着气。
我也想摸你的身体,可以吗?她突然向我要求。
可是我还没帮你涂好防晒油。
我回她。
这样就够了,快 把你的裤子脱下来(爱心)。
她说。
受到妹妹雪白高挺的屁股所影响,我的巨棒早就把裤子撑的高高的。
我一副身置梦中的感觉,弯腰脱下短裤,不受拘束的棒子硬挺挺的指着天空。
让我踫踫它。
她转身面对我坐了起来,双眼直盯着我的巨棒。
不待我点头同意,她向我前靠过来。
我把我的手掌紧贴在她大腿内侧,所以当她靠过来的时候,手掌顺势贴在她柔软的阴毛上。
她用手指头轻触我的龟头,我从来没有让别人摸过,肉棒猛力的向上弹跳了一下。
你有一根很棒的鸡巴。
小茵温柔的说。
她把手伸出来,大胆的用拇指和食指圈住巨棒的根部,又粗又硬的。
她赞叹着。
我低头看着我的鸡巴,它真的看起来像是一根很好的鸡巴吗?然后,我开始想像,甚么样的鸡巴算是一根好鸡巴?甚么样的鸡巴算是一根烂鸡巴?我为了这个怪念头笑了起来。
甚么事情这么有趣?小茵奇怪的问我。
我只是在想,甚么样的鸡巴算是一根好鸡巴?反之,一根丑丑的鸡巴又是甚么样子?我被自己的笑声掐住。
她也大笑起来问:你曾经看过别人的鸡巴吗?也许看过吧,不过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注意别人的鸡巴长的甚么样子。
真的,你知道吗?你有一根雄壮的鸡巴。
她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:我喜欢鸡巴硬起来以后,龟头这边涨的紫红的样子。
她轻抚着我的龟头,一阵电波传到我的全身各处,就像触电一般。
她倾听着我的喘息,指尖温柔的顺着我的鸡巴在我的阴茎上来回的磨擦,这轻微的接触让我不由的颤抖着身体,我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蹦蹦的跳动声。
虽然这是至高的享受,不过我也渴望去抚摸她的身体。
我靠近她,并且用手掌握着她一边的乳房。
妹妹的乳房很温暖,感觉起来好像天鹅绒,或是丝绸一般柔柔嫩嫩的肌肤。
我小心地杯着她的乳房,然后温和的揉捏着,当我的手指踫到乳头时,我用我的指尖轻轻的搓柔着那粉红色的乳头。
小茵握着我的棒巨棒上下的搓动。
嘴边洩出愉乐的呻吟声。
我把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腿根,搜寻那两片沾满湿液的阴唇,妹妹配合我张开了双腿。
我们越来越靠近,直到彼此的头靠头,紧紧地靠在一起,各自低头看着对方的私处。
我仍然保持我的另一只手在她的两个乳房上来回的的抚摸着,她则是靠在我的胸膛,用她的舌头舔着我乳头、我的下巴、我的脖子,最后,开始狂吻我的乳头。
我也回报她,温柔的搓揉她的阴唇,那感觉就像在天堂里一般。
她更进一步向下探索,舔吮着我的胸膛,把她的舌头钻进我的肚脐。
在这所有的时间里,她仍然不忘一手握着我的巨棒上下抽动,另一只手则非常非常的温柔地搓柔我阴囊内的两颗睪丸。
她的头终于低到我的龟头顶到她的脸颊了,然后她转头用她的舌头踫它。
她来回地用舌头舔遍巨棒的轴身,我必须把手离开她,因为到了这个姿势,我们的身体扭曲超过了极限。
她抬起头,看着我的眼睛说:躺下来。
我照她所说的去做,然后,我感觉她湿湿热热的舌头舔着我的阴囊。
她的舌头轻快的拍打我的睪丸,舔遍了阴囊的每一个角落。
小手握着我的巨棒的不断的抽动着,速度越来越快,也越握越紧,我知道我快要把精液射出来了。
我的屁股抬高,暗示她我即将把精液射出来。
她的舌头来回挑动我的阴囊,协助那两颗装满精子的睪丸就发射定位。
不一会儿,精液像温泉般的射了出来,她并没有因此停下来,而是更努力地来回交互舔着我的肉棒和睪丸,她的手一边努力的抽动,一边挤压我的巨棒。
滚热的精液一股又一股间歇的从龟头射出,然后落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发洩过后,我拿出我的毛巾把自己擦干净。
她坐起,然后靠向我这边,让我伸手握住她的乳房,舔我。
她要求。
然后她躺了下来,让我靠在她的两腿间。
我想这是该我回报的时候了。
用手拨开她的阴唇,抚摸着阴唇的内缘,淫蕩的汁液从粉红色的阴道开口渗出,沾湿了她的阴唇。
我靠得非常近,近到我能清楚地数着她阴唇边阴毛的数量。
我再度拨开两片阴唇,伸出舌头,从阴唇的内壁舔起,让舌苔颳着她敏感的阴核。
喔 她发出爽快的呻吟声。
我的舌头轻快的滑过她的小腹,钻过她的肚脐,然后到达她丰满的胸部。
我顺着乳房漂亮的弧线,一直舔到她的乳头,用嘴唇轻抚着它,让舌尖轻轻的触踫它,然后把红嫩的乳头吮进我的嘴里。
她扭转着身体,双腿伸得直直的:哥 好棒。
舌头划过雪白的乳房,在两个乳头之间移来移去;手在她的阴唇边游走,抚弄她柔软的阴毛。
她的一只手伸到自己的下体,我低头看她用自己的手指拨弄私处,稀疏的阴毛沾上了由她阴道渗出的淫汁。
我一边低头看妹妹自慰,一边来回的吮着她的两个乳头。
我移动我的手到她的裂口处,两指夹住她的阴核,轻轻的揉捏它。
我能感觉她的大腿抽搐着,脸上泛满红潮,被我压住的身体不住的扭转。
然后我试着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内,她靠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告诉我,从来没人对她作过这种事,即使是她自己。
我能感觉妹妹的阴道紧紧的缠住我的手指,似乎不让我拨出来似的。
她开始呻吟,然后尖叫,全身痉挛:我要高潮了∼∼ 她在我耳畔叫着。
我加快手指在她的阴道内抽动的速度,她的身体剧烈的痉挛,然后她高声的呻吟,最后瘫下来,双眼紧闭着。
在眼前美景的刺激下,我的鸡巴一跳一跳的,瞄準了她的胸部,射出了乳白色的精液,在空中画出漂亮的弧线,啪的一声,落在她的脖子及乳房上。
我向后靠在这小船的闆凳上,看着落在妹妹乳房上的精液顺着乳房滚落。
对不起,妹妹,我帮你擦掉。
我说。
她对着我微笑,用手抹着乳房上的精液,摇了摇头:不会的,哥哥,这样很好,我喜欢这样子。
我们一起静静地坐在船上,看着那湖水。
然后,她转头看着我的下体,哥哥 你知道么 你的身体很性感。
她说。
你也是,虽然晒得跟冰淇淋一样,但是你还是很性感ㄚ!她对我微笑:我想暑假结束前我们两个要剋製一点。
我们静静的坐在那里,看着我的妹妹充血肿胀的乳房,和向外翻开沾着淫汁的阴唇,我的鸡巴不由得又开始硬了起来。
我们来作爱好不好?她说。
我以为你没打算继续下去。
我说。
妹妹没有说话,只是过来握着我的鸡巴上下地抽动,直到它回复为坚挺的肉棒。
然后她张开双脚跨到我的身上,握着肉棒对準自己微张的阴道口。
我看着妹妹握着棒身,让粗大的龟头在她的两片阴唇间摩擦,密穴渗出的淫汁湿润了龟头,她缓缓的降下腰部,含住龟头的两片阴唇被龟头撑开。
妹妹的的两个丰乳轻掴着我的脸颊夹,我从乳间的缝隙看着肿胀的龟头渐渐没入妹妹的私处。
她缓缓的上下晃着屁股,让湿润的淫液沾湿棒身,一次又一次的让肉棒缓缓深入她的阴道中。
最后我感觉肉棒完整的被她湿热的阴道所含套着。
是的,她的阴唇完整的圈套着肉棒的根部。
我可以感觉你的棒子硬硬的顶在我的肚子里面。
她低头看着我俩首次的交合处,小心地摇着屁股,上下套着我的巨棒,以免让这小船激烈地摇动。
可以感觉到肉棒撑开她阴道的深处,阴道的皱摺紧紧的缠绕住我的阳具。
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亢奋,不只是因为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,更夸张的是对像竟然是我的妹妹。
我俩都低头看着她如何用下体套送我的肉棒,她的两片阴唇在套抽中激烈的张合,充血肿胀的阴蒂,在抽插中颳着我的肉棒。
妹妹的淫液从交合处渗出,顺着肉棒的边缘滑下,弄湿了我自己的阴毛。
在我的龟头凌边狠狠的颳着她的阴道壁下,她大声的呻吟,阴道夹紧了我的阳具,猛烈的抽搐着,紧紧的绞住我的阳具。
我想她快达到高潮了,我握紧了她的屁股,试着把她的屁股抬高,然后利用她屁股抬高的空隙,用力向上挺送我的肉棒,发出啪滋、啪滋的淫秽抽送声,次次撞及妹妹的子宫颈。
我的龟头紧紧地顶住妹妹的子宫口,对着她毫无保护的子宫内,射入一股股又浓又稠的精液。
我知道妹妹也到达高潮了,深插在她体内的大阳具,好像被戴着丝绒手套的双手,死命的握住。
她抱紧了我,呜吟的承受炙热的精液射进子宫深处。
妹妹刚发育的子宫再也无法承载那么多的精液,无缘进入子宫的精液从含着肉棒的阴道边缘处喷溅出来,乳白色的精液顺着肉棒滴下,或是飞溅到大腿上。
直到我们停下来,小船仍左右地晃动着。
我们依然互相拥抱坐在那里,我让的鸡巴保持深插于她的体内。
她的身体还在承受高潮过后的余韵,收缩中的阴道好像在含吮着我的阳具,想把尿道中的精液挤干净。
我也试着缩紧膀胱,试着挤压尿道内残余的精液,让最后的精液也能进入妹妹的子宫内。
她就这样套坐在我的阳具上,我们彼此吻着对方。
终于,她让我离开她的体内,小心翼翼的坐回原来的位置。
除了最先抹在她身上的防晒乳液,我们两人的腿上都沾满了淫汁。
太阳高高的挂在头上,看样子午餐时间已经到了。
赶快清醒吧。
我说。
甚么?她问。
该回去喫午餐了。
我说。
我们明天可以把午餐带过来喫。
妹妹说。
好,那就可以在这里待一整天,然后晒到烧焦。
我说。
她对着我张开大腿,然后用手指撑开两片阴唇,无缘进入子宫的精液从阴道口涌出,滴落在船闆上,这纔是唯一能让你烧起来的东西。
妹妹说。
我能感觉我的鸡巴又硬起来了。
妹 我们必须回去了。
她对我微笑:好啦,我知道了。
她弯腰开始穿上她的泳衣。
在她穿好后,她转头凝视我坚挺的的巨棒,爬到我两股间,我挺立的鸡巴指着她的鼻尖。
当我划着桨时,她渐渐地把我的阳具含入她的嘴里。
我能感觉她的手抚着我的阴囊,玩弄我的两颗睪丸。
她尽可能的低下头将我的鸡巴含入口中,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龟头顶到她的喉咙。
虽然穿上了泳裤,过多的精液仍然从她的阴道溢出,沾湿了裤叉。
大量乳白色的精液,沿着她的大腿滚落。
她的小脑袋上下的摇动,舌头圈住棒身,龟头颳着她的舌苔,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戳进她的喉咙,她的唇边因为巨棒的抽送,溢出白色淫秽的泡沫。
受到比嫩穴还灵活的小嘴含套下,我的睪丸又装载了厚重的炮弹。
我停止划桨,双手握着她的头,我看着她美丽的脸庞,虽然她的嘴里还含着我的巨棒。
妹妹含情脉脉的回看着我,鲜红的嘴唇圈住了棒子的根部,用尽了力气吸吮我的棒子。
射出来吧,尽情的在我的口里射出来吧!虽然含着巨棒的妹妹无法说出一句话,可是我可以从她朦眬的眼眸中了解她的心意。
受不了妹妹炙热的舌头在尿道部位的摩擦,还有妹妹全力的吸吮下,我与妹妹互相凝视,在妹妹口中的肉棒猛力的跳动,我与她同时都感受到大量的精液猛烈的喷出。
深插在她喉中的龟头爆发,滚烫的精液淋射在她的喉咙内。
呜 妹妹强忍着喉咙烧灼的感觉,一边发出呜鸣,但仍不忘努力的含吮着狂射中的肉棒。
我们俩狼吞虎咽的喫着冷掉的茶和三明治。
你们早上去划船,好不好玩?妈妈问我们。
嗯,我回答:很好ㄚ。
怎么样,让你的妹妹跟去没那么糟糕吧,对不对?我耸耸肩,不表示任何的意见。
妹妹对我眨了眨眼,说:没那么糟糕对不对?当然没有那么糟,妈的,那根本就是爽毙了!